该账号已注销

不知如何是好,谢谢('~`)

这个是那个香蕉梗,很有趣了。

【卜岳】别怕醒来后的淤青

是这样的

凡子今早起来发现膝盖上又出现了一片淤青。


这是第五次了,从某一天起他就会在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身上出现大片的淤青,凡子起初以为是老岳睡觉不老实踢到自己才会这样。


凡子向来是不会向岳明辉抱怨这个,随着越多的淤青出现,岳明辉也注意到了。

凡子本想一直不提,但耐不住老岳的旁敲侧击,


“凡子,你实话告诉哥哥,昨晚哥哥是不是干啥了。”


“没有,真没有。”


“凡子,你好好的啊,快点说。”


“哥,你昨天裹着被子来回翻腾,差点原地起飞。”


“......”


“老岳,生气对肝子不好!”




岳明辉一度觉得是自己对凡子的气在半夜撒了出来。


潜意识,一定是潜意识。


岳武僧觉得先分开睡两天试试。




可是情况没有好转,这淤青已经要布满大腿了。


岳明辉急得直往各大医院跑,拉着凡子天天挂专家号,可怎么查都没有结果。




凡子更着急,他看着自己每天早晨的淤青就忍不住一阵阵的烦闷。




大概是上天眷顾,凡子接到了一通电话,是一家私人医院打来的,他们告诉他,医院可以提供一些专业且有用的帮助。




凡子觉得不靠谱但是耐不住岳明辉的劝说,


他还想和他一直健健康康的到老。




私人医院真的很专业,凡子在这里做了三天的体检,每天都是不同的项目。


大概真的可以治好我。

凡子坐在医院的椅子上放空自己,老岳去给他拿最终的检查报告了。



“凡子......检查结果出来了。”


匆匆赶回来的岳明辉欲言又止,凡子看到他眼中的情绪格外复杂。”


“哥你不要这个表情,有啥就说,我真的可以承受住,说吧。”


岳明辉长叹一口气,语气诡异地说,


“检查结果出来了,你每天都会有淤青的原因是


你是根香蕉,放久了就会这样,知道了吗?卜娜娜。”



“日?!!!”



凡子大叫一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浑身冷汗。


声音让身旁的人醒了过来,睡眼惺忪地安慰他,


“凡子啊,做噩梦了啊不怕不怕,怕怕飞走了......”


“哥,我不是根香蕉啊啊啊啊,你快告诉我我不是啊啊啊啊。”




“当然了,你并不是香蕉精,但你是卜娜娜。”

大半夜听到这种话的岳明辉感到了不爽。




END


微博上看到的一个梗,

有人问为什么每天醒来会有淤青,有人回答说,我家香蕉放久了就会这样,你是不是香蕉啊。


借了这个梗扩写了下ε-(´∀`; )


这么沙雕有趣的梗来自于微博(不是我沙雕有趣)


等等我把图发出来,大家一起高兴。




卜娜娜超级可爱。


老岳感到焦虑,原来真的是焦啊。

【卜岳】记得随手关掉电视啊

是这样的

我记得我关掉电视了。

明明连电源都拔掉了,为什么每次下班回到家都能看到电视开着。


岳明辉已经连续一个月回到家发现电视是开着的,电视里嘈杂的声音让人难受。

岳明辉检查了门锁,是完好的。

房间也和他出门前一模一样,

除了总是自己打开的电视,一切都不会改变。

电视成精了,它可能自己伸出手插上了插头。

岳明辉被自己这个幼稚的想法逗笑了。

从大学毕业以后很久都没有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了。


但是现状并不有趣,既然门锁一直是锁上的,


要么屋子里一直藏着一个人,

要么有不干净的东西在家。


岳明辉一瞬间觉得浑身冷汗,吸了口气坐在沙发上思考,

他今天买的监控应该要安装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能不惊动任何东西的情况下,观察到底发生了什么。


晚上回到家,

他仔细看了监控,前半段完全正常,后半段却产生了雪花,他只能看到一个似人非人的东西在房间里乱爬乱走。


岳明辉通过雪花的屏幕仍然能发现那个怪物不是人类的正常移动,一闪一闪的屏幕让怪物的移动也一卡一卡的,像看劣质的古早电影。


这也是他自毕业以来第一次彻夜不眠,他莫名的想亲手抓到那个怪物。


提前请好假,不到7点,岳明辉拿着一根棒球棍打开了自己家的大门。

气势汹汹地挥着球棍,冲到客厅岳明辉看到了一位


头上长着狼耳朵的黑发青年坐在电视机前。


黑发青年眼睛都瞪圆了,屁股后面尾巴被吓到炸了毛,呆在原地,电视还播放着声音。


岳明辉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奇妙的状况。


挥了挥球棍,正准备开口询问,黑发青年已经急匆匆地交代了所有,


“我是建国前成的精。”

“正经妖精!”

“大名卜凡凡。”

“我之前拍了一部剧,我想看看来着。”

“但是也没个地方去看,正好看到你和你家的大彩电。”

“不知道为啥,我就喜欢在你家看电视!”

“今天就要播完了,可不可以别赶我走啊。”


听到青年还拍了电视剧,岳明辉看了眼电视,

中央三台的《动物世界》


“......”


看岳明辉脸色不太对劲,卜凡凡急忙指了指电视上的一匹大狼,


“看见没,这是我,牛批吧!”


“......嗯。”



岳明辉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和《动物世界》的演出人员一起看《动物世界》。


“明天有重播,别走了,正好我买了羊肉,吃吗?”

“吃!”


卜凡凡没想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还有人愿意伸出援手帮助自己,一时间差点挤出两行嫩泪。


做饭的岳明辉盯着高大帅气的狼精,眯了眯眼,这下子灵异事件解决了,男朋友也有着落了。




END




万圣节前的彩蛋。


岳明辉真没想到男朋友还可以送货上门的。


【卜岳】我爱的吉他

是这样的


卜凡凡有个秘密,他是把吉他精。




从他有意识开始,他的朋友就只有一直弹奏着自己的岳明辉。




吉他精不会说话,也不能显形,不像隔壁的李洋唢呐精找到了一份相声演员的工作。




他也想有个人形,不是为了说相声,也不是为了找工作,他就想和他的朋友岳明辉见个面,也可能不是朋友。




吉他精想到这里,忍不住自己躁动的心,挂在墙上摇动着。


看到岳明辉过来后,他停止了摇动,但是怎么也压不住自己热腾腾的脸。




岳明辉今天要去地铁站弹唱,他收拾起自己的吉他,但是摸起来格外的烫,吉他发烧了?抱着这个可笑的想法,出门了。




地铁站的通道口太冷,只有手里的吉他散发着热度。




岳明辉拿起吉他,对着来来回回的人群唱着自己的小调。


这是一首写给他专属吉他的歌。




吉他精第一次显出了人形,悄悄的藏在人群中看他的岳明辉。




他真好。




词语匮乏的吉他精不知道怎么夸自己的朋友,只能安安静静地注视他弹吉他。




岳明辉一曲弹罢,看到人群中突出的高个青年,和他充满星辉的双眼。




沉寂多年的心再一次悸动,岳明辉觉得那个人太熟悉也太陌生。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走想要找到那个青年,却被人潮淹没再也看不到。




吉他精匆匆跑掉了,他再不走,就保持不住人形,突然消失会吓到他的朋友。




他去找了唢呐精,他想知道如何保持人形,他想一直看着他弹吉他。


他从家里消失了好几天。




岳明辉觉得家里少了什么,清冷的感觉无法避免。


他终于忍不住再一次去了地铁站,


拿着冰冷的吉他。




还是匆匆的人群,透着凉气的通道。


小调再一次唱起,他注视着人群,想着那个星辉一般的黑发青年能否再一次出现。








END






最后他们和两个唢呐精一起组成了四人相声男团。








莫名其妙的小短文,不沙雕,最近走清新少女风。





【卜岳】我岳哥今天要看看谁会读心

气泡系列,前文有两篇。



是这样的


李振洋有超能力,有点像读心术。


一个人的心声会变成对话框气泡浮在头顶。


他一直隐瞒着自己的能力,避免大家发现,但是纸包不住火,岳明辉察觉到了点不对劲。




岳明辉总感觉洋洋察言观色的能力太强了,强的不太正常。




昨天中午做芹菜粥的想法明明没告诉任何人,但那天的芹菜粥洋洋却借口出去吃躲过去了。




虽说是这么荒唐的想法,但是又无法控制自己放弃这个想法。




所以岳明辉出动了。




只是用简单粗暴的试探,死命强化脑内想法后看看李洋洋会不会有所行动。




又是中午吃完饭,


岳明辉死死盯着桌子上的可乐




「谁能给我一瓶可乐我就给他200块」




没等洋洋有所行动,凡子冲出去了,老岳只看到自己盯着的可乐附近出现了凡子,他随即就把可乐送到了自己手里。




“凡子,下次动作慢一点好吗?”


“?”




岳明辉没有死心,下一波作妖又开始了,大概是可乐不能引起洋洋重视,这一次大岳哥决定装病。




晚上瘫在沙发上的时候,岳明辉开始试探,


「肚子好疼,我觉得自己可能不行了」




配合着脑内活动,为了试探计划,岳明辉抑制着自己的演技。




没等洋洋有所行动,凡子冲了出来,老岳又看到凡子突然站在自己面前语气急促地问,


“老岳你没事吧,我看你好像肚子疼。”




“凡子,我记得我上次告诉过你,行动慢一点。”


“?”




由于白天计划失败,


深夜中的岳明辉翻来覆去睡不着,看着身边睡的一脸幸福的卜凡凡,忍不住踹了一脚。




看到凡子吧唧吧唧嘴继续睡,突然间灵光一闪,老岳抓起旁边的人一阵摇晃,




“有读心术他妈不会是你吧?”


“?”


“明天给我等着。”


“?”






李振洋感觉最近老岳有点不太对劲,他头顶的气泡老是莫名其妙对着自己来回晃悠。




本想仔细看看,但是凡子平时涌出来的粉色气泡实在太多了,房顶上都飘着五六十个。


老岳和他不明显的黑框白底气泡就淹没在一大片粉色中。




凡子控制下自己吧,哥哥劝你善良。




李振洋觉得自己迟早会因为气泡霾太多得病。


不过,今天的老岳似乎正常许多了,气泡的确没有再对自己晃悠。


但开始对凡子疯狂摇摆了。




洋洋看着一脸严肃冒粉泡的凡子和拥有舞王气泡的老岳。






有病病?






END




没有读心术的凡子依旧可以读出你的心。

有前文设定,搭配着看比较好理解。


立个flag

如果我今天考完定点投篮和八百米后还活着

我就

更新洋洋的气泡系列或者其他。






还有昨天发生了啥???

我一度以为我在睡梦中更新了。

礼貌询问,随便私信。

【卜岳】我想要说的话你都知道

是这样的
岳明辉的嗓子哑了,因为最近的流行性感冒。

由于扁桃体发炎了,老岳嘶哑到无法说出一句话。
这几天是公司招人以来最安静的一段时间,心满意足的洋洋开始琢磨如何让一个人可以一直不叨叨。


为了不影响生活,三个弟弟承担起了代言人的任务。

“一三五凡子,二四六小弟,周日一起。”
这么说着的洋洋被岳明辉指定代言。


周五出去采购食材,岳明辉走在路上看到路边踢皮球的男孩子,忍不住给他炫了一把技。面对小孩子羡慕的眼神,老岳得意地给旁边的洋洋一个向上扬的手势。

旁边的洋哥接收到信号后,对着小孩笑盈盈地说,
“我大哥说他不喜欢你这个小孩,请你立马离开。”

“哇————”

哭声引来了家长,岳明辉慌张地看向洋洋,挥挥手示意道歉。

“看到我大哥的纹身了吗?别说你儿子,就是你!我们也不怕。”


岳明辉拉着弟弟跑路了,买的芹菜都没来及拿。

“洋哥因为太傻被开除了!”
看到老岳摇手的样子,小弟兴奋地解读了这个消息。


最后还是凡子充当了老岳的代言人,这真的是

“心有灵犀一点通!”
“小弟闭嘴。”

围观卜凡凡和岳明辉黏黏腻腻地窝在一起。
洋哥越想越委屈,明明那个手势就是

「我不喜欢你这个小孩,请你立马去死」
的表情包。

不过,凡子的确很懂老岳,

吃饭时,老岳手一指芹菜粥,凡子立马高声对小弟说,

“老岳让你再吃一碗。”

看电视时,老岳伸出五个手指,凡子快速指挥大洋哥,
“老岳要看cctv5的篮球比赛。”

早上洗漱,老岳见到凡子晃晃悠悠从洗手间出来,用手指了指嘴角。

凡子愣了半天神,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喊,
“老岳说他要要要要亲我!!”




“凡子我觉得是因为你的牙膏沫还在嘴......”
旁边穿衣服的洋哥忍不住出声提醒傻弟弟。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老岳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洋哥:?


END



「岳明辉我不喜欢你这个小孩,我要立刻打你。」来自李洋洋制作的表情包

最近找到了一个冷cp,看得我心潮澎湃,甚至试图开车。
因为在这个号上我要维持一个清新单纯乖巧的软妹形象,所以我要去换个小号去开车啦。∠( ᐛ 」∠)_

【怀曌】不同

皇上对他总是不同的,狄怀英知道这一点。
无论是幽州案,蓝衫案还是滴血雄鹰案,那个生性多疑的女皇帝向来是给予他诸多便宜。
甚至容忍他隐瞒了李家的一些事。

面对她的亲信内卫的栽赃谋反,他狄仁杰大概是唯一一个仅凭自己几句话就免于一死的人。

许世德机关算尽,算不到他们君臣间终究是有些不一样的。

当他带来崇州大捷的消息,站在皇城下,躬身致礼后再抬眼,眼前人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皇,惊恐之下掩盖不住满心的欣喜。
连狄怀英都意识不到,在他说着不可不可,不敢不敢的时候,眼睛已经笑成了一条线。

他知道的,皇帝待他总是不同的。

这几分另眼相看掺杂了太多,武则天归根到底还是武则天,袁天罡一案后,狄怀英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她,离开自己守了半辈子的江山。

乞骸骨的要求被驳回,皇帝不夺他官职,不变他的一切便宜权利。
狄仁杰没想到,张柬之没想到,连武则天都不太明白自己这样做对不对。


离别之时,
他在长亭,她在皇城,心有灵犀地想到。

还是不见了吧。



狄怀英是闲不住的,几年后再次应召回朝,带着一切能带来的好消息。
他站在皇帝身侧,说着几件大案中的细节。

“老狐狸。”武则天又一次看着狄怀英笑眯眯地对她拱手行礼,笑着说出了那句她梦中无数次说着的称呼。




END

两个老狐狸互相牵制对方但是又偏偏离不开彼此
不是爱情,只是在帝制环境下,很有趣的君臣之情。

【卜岳】直男不会随便和别人困觉

是这样的
凡子最近被自己的梦困扰着。

在凡子梦中,公司老总坐在大转椅上问自己,
“你的梦想是什么?”
而凡子清晰地听见梦中的自己大喊,
“我想和岳明辉困觉!!”


每每喊完就会惊醒,一身冷汗地坐在床边瑟瑟发抖。
凡子觉得是因为太长时间看不到女孩子,难免会对慈母般的队长产生一些非分之想。


我是个直男啊。
凡子每天都这么告诉自己。

趴在老岳身上的时候,凡子一边摸对方耳朵一边对自己说,我是个直男,直男间应该保持距离。
然后改摸头发。

拉着老岳的手一起去上厕所,凡子一边解开裤腰带一边对自己说,我是个直男,直男间应该非礼勿视。
然后隔开一个位置继续解裤带。

扒拉着老岳碗里的菜,凡子一边咀嚼一边对自己说,我是个直男,直男间应该有借有还。
然后把自己的肉放到了老岳碗里。

平时在练习室,凡子经常一把抱起岳明辉,乐呵呵地乱跑。
而今天突然想起自己是个直男,颠颠地跑到软垫上,把老岳扔到了上面。
然后心有余悸地摸摸头上的汗,

「差点
我就不是直男了。」


躺在垫子上的岳明辉:神经病??



老总每周五要训话,四个人并排站在办公室,正巧的是,老总今天坐了个大转椅。

训话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凡子还在神游,回想着自己的梦。
由于这个梦阴魂不散,凡子经常感觉自己就站在《我是歌手》的大舞台上,理直气壮地要和别人困觉。

耳边声音越来越大,老总慷慨激昂地叙述着自己的构想,甚至挨个询问了成员们的梦想,

“凡子,你的梦想是什么?”
看着老总期待的眼神和大转椅,
一瞬间凡子觉得自己真的在做梦,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自己的回答。

“我想要和岳明辉困觉!”


“卜凡,破坏队内直男气氛,工资扣二百。”


END


岳明辉不想和你困觉,
“弟弟,你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