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生活幸福美满

真香警告

【卜岳】如何收获主播男朋友

是这样的
凡子是位主播,知名恐怖游戏实况主播。

早年就以沉稳和淡定闻名于各大网站和实况界。
最近更是用一流的技术成为一代传奇人物。

但是今天翻车了,这是一个联机的恐怖小游戏《魔王城的两位勇士》
他和一个id叫小辉的人一起匹配在了游戏里,这个小游戏看似简单,却极为讲究配合。

两个人操作着小人跌跌撞撞死了五六次,终于达成一致,开语音。

对方首先开麦了,
操着一口京片子,听起来还有点京城小哥脾气,
“开了开了,听得见吗?这游戏不好过,而且很多陷阱都设置的不合理,bug太多。”

凡子的直播间刷过一片片的,“小哥哥的声音好听啊,凡哥快干翻他!”
“小辉的声音好耳熟啊”

凡哥蠢蠢欲动,这声音真的戳中了他的点,
“听得见,我有经验,听我指挥。”
“看好吧您嘞。”

凡子原本想着用自己的一流的骚操作和经验,带队友飞过全场,就算对方技术差点,凭借自己的走位应该也可以补救。

最好是可以让对面的小辉对自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

但是他真的没想过自己的队友是对面的鬼派来的。

今天大家有幸看到了凡哥开直播以来话最多的一次,

“那是小怪,你别过去!!!你要去哪里啊!!那是小怪出生点!!”

“这是boss大招,你别走远!!!”
“那是boss技能,你别过去!!!”

“你在哪里?你是怎么上去的?你等等怎么跳下来?”

“你为什么会死了,你为什么又死了?你为什么能在一分钟内死五次?”

刚开始对面小哥还能跟着走,到后面已经开始混乱。

“攻击是哪个键?诶?我怎么死的?”
“为什么这个东西要追我啊啊啊!!!”
“凡子,你过来啊啊啊啊!”
“凡子,你别跑啊啊啊啊!”

凡哥任劳任怨地救着对面小辉,然后两个人一起混乱着逃命。

而弹幕中只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大家也有幸看到凡哥第一次提出,
“要不然,我们算了吧,玩不过去的。”

凡子看着对面小哥的id,之前脑子里那些遐想统统跑没了,他觉得和手残谈恋爱没前途。

直播间的弹幕再一次刷了起来,
“指路【西城爸爸】,这是对面小哥的直播间!!!”

凡子抱着好奇的想法,打算点进去看看这人是怎么直播的。
点开就听见一句感谢,

“谢谢今天对面那位厉害的朋友,他是我今天的守护神。”

看着直播间里小辉的侧脸和笑容,凡子脑子里的遐想又回来了。

手残重要吗?
不重要。

几天后凡哥的直播间多了一个小辉。
直播间刷了一片喜闻乐见和早生贵子。
但总有人提出,“小辉的声音真的很耳熟,到底在哪里听过呢?”

几个细心的网友发现这个小辉的声音和隔壁网站的一位实况up主很像。
那位也是以恐怖游戏解说为主,前几天刚发布了《魔王城的两位勇士》的攻略。

END

纪念下我打游戏的时候,我队友对我绵延不绝的爱。
就算我
按不出技能,打不到敌方,听不见指挥,看不见自己,找不到队友,
他们依然没有放弃我。

内蒙人的特殊技能————
烤羊肉串

【卜岳】屋子里的另一个人2


接1

老岳指了指后面的人,问
“你们也看得见吗?”

这一问吓了人一跳,凡子最先反应过来,

“哥哥哥哥,你知道那玩意儿??”

“二重身,有点难解释,就是另一个我。一般只有本人才能看见,它会一直在本体身后,监视,观察,甚至模仿你的一举一动.....”

“老岳,虽然不想打断你,但是那个东西靠近了。”
洋洋大概是鼓起了一生的勇气,指向了走廊。
走廊里的岳明辉已经探出了所有的身体,面无表情地往前挪动。

“对对对,你们越在意它,它就越靠近。离得太近容易发生一些不好的事,二重身甚至会杀死本体,但是二十多年来,它一直没有什么行动。”

老岳宽慰了弟弟们几句,看起来十分无所谓。
在端起餐盘后,却变得面目严肃,郑重地说,
“你们如果越来越分不清我们两个,二重身就会彻底成形。到时候就麻烦了,千万别乱了。”

“不对啊,它这个半截半截的,我们能认错??”

“如果它站在在门边呢?侧着和你说话呢?还有,凡子,它已经盯上你了。

“没事,你晚上和我睡,我抱着你呢。”

说罢,老岳拍了拍凡子的肩膀后离开了。

三个弟弟面面相觑,走廊里的人已经不见了,但是没有人想动弹。

“既然岳叔这么说,我们以后尽量无视吧。”
弟弟松了一口气,这几天着实被吓的够呛。

“不对,不太对劲,我感觉总有哪里不太对劲。”
出乎意料的是凡子的反应,皱着眉,心事重重。
弟弟刚想嘲笑大凡哥的胆小,转头看见洋哥脸色也不太好。

“凡子,你这几天和老岳躺在一起有啥奇怪的事没?”

“什么意思?”

“我刚才看见,老岳拿筷子用的是左手。”

“......”
“......”
“老岳不是左撇子吧。”

洋洋说完一瞬间,这几天的不和谐从凡子脑子里全部涌了出来。

老岳这几天不仅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和耳钉在哪里,就连平时最喜欢的球鞋也扔掉了三双。

前几天半夜,他发现老岳侧躺的时候,在睁着一只眼看他,当时迷迷糊糊之间也没多想,全当自己在做梦。

这些不和谐联系到所谓的二重身上,凡子越发焦躁不安,
自己的确太过粗心,自家爱人的习惯和行为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洋洋的话再一次打断凡子的思路,生生吓起三个人的白毛汗,

“我想知道,刚和我们说话的那个人是老岳吗?”

“二重身是不是已经替代了原来的人。”

TBC


再次试图吓人,
嘤唧。




【卜岳】家庭和睦的秘诀

是这样的
凡子有个秘密。

每隔一段固定时间,他会去网吧玩一晚上游戏。
其实主要是去打人。

无论是开什么游戏,都是暴躁中带着几丝疯狂,疯狂中透漏着一些神秘。
其实就是神经病般的去打人。

哪怕是斗地主,都要先炸死自己的队友。

更别提竞技性强的吃鸡,上场就能从背后干掉自己的队友,逼的其他人跑毒圈自杀。

有一次为了三级头,卜凡凡开车追杀一个小伙子追了一晚上。
直到凌晨小伙子终于下线了,下线前哭着喊。
“老子他妈抢你老婆了?”


久而久之,大家都发现了这么一个传奇的蛇精病,定时定点上线揍人。
还他妈是疯起来连队友都杀。


吃鸡群里的大家苦不堪言,天天疑神疑鬼,一度被逼到找大师做法,怀疑这是吃鸡灵异事件。

其实事件的起因是凡子和老岳之间的相处模式。


卜凡凡是标准的青岛男人,耙耳朵。
坚信爱人说的都是对的,爱人做的都是好的这一理念,又因为年纪小,在经验丰富的老狐狸面前难免招架不住,时常被岳明辉怼到结巴。

每天都可以听到这一类对话,
“凡子,你是不是半夜又起来偷吃东西了。”
“哥哥,你你你你别瞎说啊。”
“哟,还结巴上了,诈你一下就心虚了?”
“我我我我我没有!”

老岳也格外喜欢欺负自家小男朋友,尤其是看到凡子圆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撅着嘴不说话,那一副想生气又不敢的表情,他能半夜笑醒。

但是时间长了,观音都能憋出点火来。

这就是凡子的秘密,他隔三差五就要去发泄下自己的火气。
在游戏里揍一晚上的队友和敌方后,神清气爽地回去继续被欺负。
不得不说,这算得上耙耳朵中的翘楚。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围观着一切的洋洋为了游戏小团体的和谐,每天在吃鸡群里实时播报,

“那神经病又被他家那口子给气受了!!!大家今天千万别上线!!”



“喔!!!!!”
“好!!!!!”


END

群里的大家问
“你说那位大哥他们家那口子是不是故意的啊。”
“你说他们家那口子是不是也有点病啊。”

是故意的,有病。
洋洋喜悦地说。

其实我在文章形式上进行了各种尝试,比如虐文和灵异等等
然后我统计了数据,甚至做了个表。
最后发现了,我可能在骂人文学这方面比较突出。
我早就看透了你们!!
你们好好想想,你们真的是爱我?

【洋岳】同人文是我给你的情书

是这样的
大洋哥是一家网站的同人文写手,洋岳那种。

最近开了新的连载,常常因为剧情太甜和骚话太多,被大家认为是取材于生活。
文中的洋洋花式和老岳谈恋爱,
但是现实中目前仍是单身。

李振洋手机备忘录收集了无数情话和恋爱小故事,很不幸地被老岳看见了。
......这是准备写情书?

新连载过于受欢迎,为了再吸引一波读者,洋洋已经连着三个星期深更半夜出门抽烟想剧情。
老岳吃瓜路过看见洋洋萧瑟的背影升起一丝同情。
.....这是情书写失败了?

三个星期的折磨终于带来了灵感,半夜李振洋在电脑前敲起键盘来是虎虎生风,
感人之处甚至激动地落泪。

“他爱你啊啊啊呜呜呜呜呜.....”
“嘤嘤嘤嘤他只是不敢说出口啊啊啊啊.....”

边哭边说,抽空还打了个哭嗝。
好不容易情绪稳定,偏偏又卡文了,不得不抽抽嗒嗒地写了个TBC准备睡觉。

而同人文主角岳明辉在门口看完了全程,
现在写情书都这么真情实感吗??

为了弟弟的身心教育,老岳决定来一场正式的谈心,亲自教教如何写一封完美的情书。

在阳台抓到洋洋后,开口就是,
“洋洋啊,这种事情(写情书)急不得。”


“哥,不瞒你说,我不知道如何把自己的感情融入到文字中,让对方(读者)理解。”


“这种事啊,是因为你没有代入感,你不知道他想要的真正的爱人是什么样的。”

“代入感啊。”

“你要把他当作你自己的爱人来对待。”

.....

兄弟二人彻夜未眠,在暴风雨中拉手相拥。
尽管是跨服聊天,但仍然架起了沟通的桥梁,令人动容。

可能是谈心深入了灵魂,洋洋将老岳引为知己并且高调告白,没想到的是老岳也有着同样的心思。
二人没有一丝波澜地在一起了。


而最近同人写手洋哥的连载文有新的进展了。

文中的二人终于互相吐露心声,谈起了恋爱。
而这一切的灵感都来源于,洋哥的现实生活。

同人文里洋洋和岳岳仍然在花式谈恋爱,现实里的李振洋今天准备和男朋友岳明辉出门约会了。



END

岳:我就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根本不是爱我,是为了写你的同人文!

【卜岳】屋子里的另一个人

是这样的
出事了,屋子里这几天有点不对劲。

凡子是第一个发现不对的人,他在晚上睡觉时总是看见有人在门外站着,起身看却什么也没有。
但是最近那个在门边站着的人似乎往前走了走,今天竟然能看到半个身子了。
凡子担心那个人会走到床边。


李洋洋是第二个发现不对的人,他在镜子里看到了老岳的半个侧脸,一回头却没人。
偏偏在当天,老岳还踩坏了他的桃木剑,
“你是魔鬼吧。”

弟弟是第三个发现不对的人,他最近中午的芹菜粥有两碗。他发现自家妈妈端出一碗后,不差三分钟桌子上莫名多出一碗来。
还都得吃完。
其实这个不算灵异事件啊弟弟。

就在今天事态升级了,
他们吃饭的时候发现,老岳斜后方的走廊里站了一个人。
清清晰晰,甚至能看到那个人探出半个头。
是老岳的脸。
屋里有第二个老岳。

其他三个弟弟发现,这几天大家或多或少的灵异事件都和另一个老岳有关,大家怕老岳多想,集体瞒住了他。

但是现在屋子里的状况更糟了,那个东西如影随形。
而凡子是最焦躁的,因为另一个岳明辉和他说话了。

就在昨晚上睡觉,门口站着的人彻底走进了屋子,长着岳明辉的脸,四目相对,凡子吓出一身冷汗。

“快睡吧,我就在你对面。”门口的人连嘴都没动,像是挤牙膏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的发出声音。
偏偏这个时候,身边的岳明辉醒来了。

“凡子?”含含糊糊地喊着,眼睛也睁不开,伸手就抱住了凡子。
嘟囔了一句,“睡觉。”
凡子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先是看到那个人消失不见,随后一阵困意袭来,两人面对面睡着了。

第二天吃饭还是一样的场景,凡子看见它就站在走廊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只会露出半个头,昨天晚上也是侧着身子说话。
其他人看见的时候它也是这样遮遮掩掩,难免让人好奇。
洋洋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如果那个东西只有一半的身子...”
还没说完就停了,接下来的话不言而喻。


由于三个人屡屡看向自己的身后,表情也十分僵硬,岳明辉终于发现了不对。
吃饭期间,扒拉着碗里的米饭,老岳指了指身后,带着笑意问了句,

“你们也看得见吗?”
屋子里的另一个岳明辉。


TBC

其实那句在对面的意思就是
当我们平躺时,它在天花板上。

试图吓人。

脑洞试水,失败就假装没这个坑。

【洋岳】如何隐瞒内部消化这件事

是这样的
老李和老岳是小两口,估摸着在一起也几年了。


在老李还是小李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在一起了。
平时两个人甜甜蜜蜜,油油腻腻。

他们两个弟弟和公司都知道这件事。

“不要暴露的太明显。”
这是公司唯一的要求,毕竟是个男团。但是逐步地公司老总发现这个要求对于他们两个太难了。

无论是访谈中对彼此的了解,还是活动中或多或少的小动作,都难以隐瞒。

“你们两个人真的是soulmate。”
直到某天工作人员说出这句话,弟弟们和公司才知道,

爱情真的他妈是瞒不住的。


在各种访谈中
“你就说我事儿多呗。”
“洋洋那不叫起床气,他一整天都这样。”
“老岳最了解我的衣服。”
“哎,我最近都不穿你的了。”

每每到这个时候,公司助理就会在台下举牌

「老板求你们闭嘴」

迫于工资压力,两人在工作期间只能克制彼此。
但私底下就肆无忌惮了。
今天亲亲手,明天摸摸胸。
言语间旁若无人,两个成熟的成年人甚至屡屡开车,最后视频只能强行剪辑掉那些部分。

公司剪辑组血书求二人收手。
收手是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想收手的。

原以为只有公司需要烦恼,弟弟们却万万没想到
爱情不止是瞒不住的,还会让人盲目。

只要早上老岳和凡子闹的太欢实,晚上洋洋就能把凡子欠的一百块钱加利息。

只要中午弟弟和洋洋玩的太开心,晚上妈妈就能摁住弟弟去吃芹菜粥。

多年后两个弟弟合资开设了一个访谈节目
主题包括以下几个,

“为什么有人一谈恋爱就让人讨厌”
“如何拆散一对讨人厌的情侣”
“多种方法帮你控制烦躁的情绪”


李振洋和岳明辉坐在沙发上,看着弟弟和公司员工愁眉苦脸地制定着新的计划。
没事,继续制定,我俩是不可能让你们成功的。


END

当两个神经病醋包凑在一起。








【卜岳】从海鲜市场可以带回什么

是这样的
岳明辉是小精灵,海蛎子小精灵。
海鲜市场上一斤就要八十多的那种海蛎子。

老岳不是市场上唯一的小精灵,隔壁大闸蟹区也有一个,李振洋。

洋洋坚持每天从大闸蟹区爬到其它海鲜区,直到后来被卖鱼阿姨放在了水桶里当吉祥物。

本来一直藏在最底下的老岳,今天格外点背,一大早睁眼就看见一张浓眉大眼的脸,随即就被抓了出来。

岳明辉趴在壳上,发现这个人扫了一眼他的位置。
“老板,就这些海蛎子。”小伙子说着就把手里的海蛎子放进了袋子里。
一个月都没卖出去的小精灵,今天莫名其妙被抓回家了。


我叫岳明辉,留洋海蛎子,现在慌的一批。
小精灵摊在案板上瑟瑟发抖,别的精都是遇见爱情,我他妈遇见了个什么玩意儿,

看着小伙子熟练精准的动作,岳明辉觉得自己就在死亡的边缘反复横跳。
三个海蛎子已经被撬开,眼瞅着小伙子拿起了自己,岳明辉哽叽了一声,
“别撬啊,先刷刷壳。”



我叫卜凡凡,中国山东青岛市民,现在慌的一批。

先是在海鲜市场和一个海蛎子看对眼了,然后是在海蛎子壳上看见了奇怪的影子,
现在海蛎子说话了。

可能今天的刺激太大,脑子也变得呆滞起来,凡子愣是顺着这句话,拿出刷子认认真真地把海蛎子洗干净了。

并且流利地把几个海蛎子放在了锅里添水。

海蛎子精灵终于忍不住了,蹦跶蹦跶从锅里出来后,在案板上大喊,

“你竟然想活煮海蛎子,你有没有考虑过海蛎子的感受!”

“我不是,我就是想泡泡海蛎子,这样才可以吐沙....”

“你还想泡我??”

“不是,我是想吃海蛎子。”

“你还想吃我???”

“我觉得你这个海蛎子听不懂人话。”

大概真的是看对眼了,一人一精强行沟通,结果竟然还算顺利。
海蛎子精灵在卜凡凡家住下来了。


凡子从此掌握了海鲜市场的所有动态,新不新鲜问问手里的海蛎子就知道了。

就在买回新鲜大闸蟹的一天,凡子看着大闸蟹,鬼使神差地说了句,

“老岳啊,我现在有点想泡你。”
“我现在不需要吐沙啊。”
“......我觉得你这个海蛎子听不懂人话。”




“岳明辉,他的意思是要和你谈恋爱。”
袋子里的大闸蟹突然说话了。


END


就是
你们知道
“凡子一嘴海蛎子味”
这句话吗?
真的谢谢洋洋。


【卜岳】卜蝉蝉的夏天不会结束

是这样的
夏天到了,公司外边的树上蹲了好几只蝉,滋儿哇滋儿哇地乱叫。

小弟每天趴在窗户边赶这些蝉,但是只要他离开窗边,刚才飞走的又跑回来继续叫,导致整个公司都被蝉鸣笼罩。

蝉鸣本来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岳明辉总感觉最近耳边的滋儿哇声越来越大了。

“滋儿哇,滋儿哇,老岳在吗?”

岳明辉前几天练舞的时候突然听见了这一声奇怪的蝉鸣,起初以为是幻听或者听岔了,也不在意。


但是,
老岳没想到那天只是个开始,从此每天都能听见“蝉鸣”。
练习,吃饭,休闲,耳边永远围绕着滋儿哇和一些关于自己的话。


“滋儿哇,老岳吃饭好慢,滋儿哇。”
“滋儿哇,滋儿哇,老岳练舞好好看。”

哪怕是晚上,蝉都不休息。
“滋儿哇,滋儿哇,老岳睡着了吗?”
“滋儿哇,老岳真的睡着了吗?滋儿哇。”

老子就是睡着了也他妈被滋醒了。


岳明辉在痛苦中找到了人生导师李振洋。

“洋啊,你看这个我最近啊......可能撞鬼了。”

“滚啊!!搬出去啊!!留老子身边什么意思!!我拿桃木剑劈死你还来得及吗??”

人生导师怕鬼,岳明辉没想到还有这一茬。

每天耳边就是滋儿哇和自己的名字,岳明辉烦呐。
坐在沙发上看着旁边走过来的凡子,岳明辉没压住烦,啪叽给了凡子屁股一巴掌。

滋儿哇声突然停了。

大概停了五秒,这一次岳明辉耳边的蝉炸窝了,

“滋儿哇!!!老岳拍我屁股!!滋儿哇!”

“滋儿哇滋儿哇,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暗示我们可以在一起!!滋儿哇!”

岳明辉这一次虽然听清楚了滋儿哇中间夹杂的话,
但是因为太吵,脑子断线的老岳茫然中又打了一下。

“啪叽。”

卜蝉蝉的脑子也死机了。


经过一下午的对峙,岳明辉确定了是凡子的心声会伴随蝉鸣出现在自己耳边。


“凡子,哥哥这每天都挺吵的。哎呀,稍微安静点儿啊。”

“哥哥我.....”

“你这,有什么话就当面给我说。”

“哥哥我.....”

“在一起这种话啊,如果伴随着滋儿哇,就很让人害怕了。”

“啥?”


岳明辉很好奇为什么卜凡的心声会伴随蝉鸣,最后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可能是因为公司外面的蝉太多了,难免跟着叫。


夏天还没有结束,蝉还趴在树上乱叫求偶,但是卜蝉蝉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END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烦得就是你。
滋儿哇,滋儿哇,真想告诉你。
晚风吹过温暖我心底,我真的好爱你。


可是凡凡,你这样很吵。
滋儿哇写的我都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