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生活幸福美满

可能会不再更新。谢谢('~`)

【卜岳】我想要说的话你都知道

是这样的
岳明辉的嗓子哑了,因为最近的流行性感冒。

由于扁桃体发炎了,老岳嘶哑到无法说出一句话。
这几天是公司招人以来最安静的一段时间,心满意足的洋洋开始琢磨如何让一个人可以一直不叨叨。


为了不影响生活,三个弟弟承担起了代言人的任务。

“一三五凡子,二四六小弟,周日一起。”
这么说着的洋洋被岳明辉指定代言。


周五出去采购食材,岳明辉走在路上看到路边踢皮球的男孩子,忍不住给他炫了一把技。面对小孩子羡慕的眼神,老岳得意地给旁边的洋洋一个向上扬的手势。

旁边的洋哥接收到信号后,对着小孩笑盈盈地说,
“我大哥说他不喜欢你这个小孩,请你立马离开。”

“哇————”

哭声引来了家长,岳明辉慌张地看向洋洋,挥挥手示意道歉。

“看到我大哥的纹身了吗?别说你儿子,就是你!我们也不怕。”


岳明辉拉着弟弟跑路了,买的芹菜都没来及拿。

“洋哥因为太傻被开除了!”
看到老岳摇手的样子,小弟兴奋地解读了这个消息。


最后还是凡子充当了老岳的代言人,这真的是

“心有灵犀一点通!”
“小弟闭嘴。”

围观卜凡凡和岳明辉黏黏腻腻地窝在一起。
洋哥越想越委屈,明明那个手势就是

「我不喜欢你这个小孩,请你立马去死」
的表情包。

不过,凡子的确很懂老岳,

吃饭时,老岳手一指芹菜粥,凡子立马高声对小弟说,

“老岳让你再吃一碗。”

看电视时,老岳伸出五个手指,凡子快速指挥大洋哥,
“老岳要看cctv5的篮球比赛。”

早上洗漱,老岳见到凡子晃晃悠悠从洗手间出来,用手指了指嘴角。

凡子愣了半天神,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喊,
“老岳说他要要要要亲我!!”




“凡子我觉得是因为你的牙膏沫还在嘴......”
旁边穿衣服的洋哥忍不住出声提醒傻弟弟。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老岳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洋哥:?


END



「岳明辉我不喜欢你这个小孩,我要立刻打你。」来自李洋洋制作的表情包

最近找到了一个冷cp,看得我心潮澎湃,甚至试图开车。
因为在这个号上我要维持一个清新单纯乖巧的软妹形象,所以我要去换个小号去开车啦。∠( ᐛ 」∠)_

【怀曌】不同

皇上对他总是不同的,狄怀英知道这一点。
无论是幽州案,蓝衫案还是滴血雄鹰案,那个生性多疑的女皇帝向来是给予他诸多便宜。
甚至容忍他隐瞒了李家的一些事。

面对她的亲信内卫的栽赃谋反,他狄仁杰大概是唯一一个仅凭自己几句话就免于一死的人。

许世德机关算尽,算不到他们君臣间终究是有些不一样的。

当他带来崇州大捷的消息,站在皇城下,躬身致礼后再抬眼,眼前人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皇,惊恐之下掩盖不住满心的欣喜。
连狄怀英都意识不到,在他说着不可不可,不敢不敢的时候,眼睛已经笑成了一条线。

他知道的,皇帝待他总是不同的。

这几分另眼相看掺杂了太多,武则天归根到底还是武则天,袁天罡一案后,狄怀英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她,离开自己守了半辈子的江山。

乞骸骨的要求被驳回,皇帝不夺他官职,不变他的一切便宜权利。
狄仁杰没想到,张柬之没想到,连武则天都不太明白自己这样做对不对。


离别之时,
他在长亭,她在皇城,心有灵犀地想到。

还是不见了吧。



狄怀英是闲不住的,几年后再次应召回朝,带着一切能带来的好消息。
他站在皇帝身侧,说着几件大案中的细节。

“老狐狸。”武则天又一次看着狄怀英笑眯眯地对她拱手行礼,笑着说出了那句她梦中无数次说着的称呼。




END

两个老狐狸互相牵制对方但是又偏偏离不开彼此
不是爱情,只是在帝制环境下,很有趣的君臣之情。

【卜岳】直男不会随便和别人困觉

是这样的
凡子最近被自己的梦困扰着。

在凡子梦中,公司老总坐在大转椅上问自己,
“你的梦想是什么?”
而凡子清晰地听见梦中的自己大喊,
“我想和岳明辉困觉!!”


每每喊完就会惊醒,一身冷汗地坐在床边瑟瑟发抖。
凡子觉得是因为太长时间看不到女孩子,难免会对慈母般的队长产生一些非分之想。


我是个直男啊。
凡子每天都这么告诉自己。

趴在老岳身上的时候,凡子一边摸对方耳朵一边对自己说,我是个直男,直男间应该保持距离。
然后改摸头发。

拉着老岳的手一起去上厕所,凡子一边解开裤腰带一边对自己说,我是个直男,直男间应该非礼勿视。
然后隔开一个位置继续解裤带。

扒拉着老岳碗里的菜,凡子一边咀嚼一边对自己说,我是个直男,直男间应该有借有还。
然后把自己的肉放到了老岳碗里。

平时在练习室,凡子经常一把抱起岳明辉,乐呵呵地乱跑。
而今天突然想起自己是个直男,颠颠地跑到软垫上,把老岳扔到了上面。
然后心有余悸地摸摸头上的汗,

「差点
我就不是直男了。」


躺在垫子上的岳明辉:神经病??



老总每周五要训话,四个人并排站在办公室,正巧的是,老总今天坐了个大转椅。

训话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凡子还在神游,回想着自己的梦。
由于这个梦阴魂不散,凡子经常感觉自己就站在《我是歌手》的大舞台上,理直气壮地要和别人困觉。

耳边声音越来越大,老总慷慨激昂地叙述着自己的构想,甚至挨个询问了成员们的梦想,

“凡子,你的梦想是什么?”
看着老总期待的眼神和大转椅,
一瞬间凡子觉得自己真的在做梦,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自己的回答。

“我想要和岳明辉困觉!”


“卜凡,破坏队内直男气氛,工资扣二百。”


END


岳明辉不想和你困觉,
“弟弟,你怎么回事?”

【卜岳】如何收获主播男朋友

是这样的
凡子是位主播,知名恐怖游戏实况主播。

早年就以沉稳和淡定闻名于各大网站和实况界。
最近更是用一流的技术成为一代传奇人物。

但是今天翻车了,这是一个联机的恐怖小游戏《魔王城的两位勇士》
他和一个id叫小辉的人一起匹配在了游戏里,这个小游戏看似简单,却极为讲究配合。

两个人操作着小人跌跌撞撞死了五六次,终于达成一致,开语音。

对方首先开麦了,
操着一口京片子,听起来还有点京城小哥脾气,
“开了开了,听得见吗?这游戏不好过,而且很多陷阱都设置的不合理,bug太多。”

凡子的直播间刷过一片片的,“小哥哥的声音好听啊,凡哥快干翻他!”
“小辉的声音好耳熟啊”

凡哥蠢蠢欲动,这声音真的戳中了他的点,
“听得见,我有经验,听我指挥。”
“看好吧您嘞。”

凡子原本想着用自己的一流的骚操作和经验,带队友飞过全场,就算对方技术差点,凭借自己的走位应该也可以补救。

最好是可以让对面的小辉对自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

但是他真的没想过自己的队友是对面的鬼派来的。

今天大家有幸看到了凡哥开直播以来话最多的一次,

“那是小怪,你别过去!!!你要去哪里啊!!那是小怪出生点!!”

“这是boss大招,你别走远!!!”
“那是boss技能,你别过去!!!”

“你在哪里?你是怎么上去的?你等等怎么跳下来?”

“你为什么会死了,你为什么又死了?你为什么能在一分钟内死五次?”

刚开始对面小哥还能跟着走,到后面已经开始混乱。

“攻击是哪个键?诶?我怎么死的?”
“为什么这个东西要追我啊啊啊!!!”
“凡子,你过来啊啊啊啊!”
“凡子,你别跑啊啊啊啊!”

凡哥任劳任怨地救着对面小辉,然后两个人一起混乱着逃命。

而弹幕中只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大家也有幸看到凡哥第一次提出,
“要不然,我们算了吧,玩不过去的。”

凡子看着对面小哥的id,之前脑子里那些遐想统统跑没了,他觉得和手残谈恋爱没前途。

直播间的弹幕再一次刷了起来,
“指路【西城爸爸】,这是对面小哥的直播间!!!”

凡子抱着好奇的想法,打算点进去看看这人是怎么直播的。
点开就听见一句感谢,

“谢谢今天对面那位厉害的朋友,他是我今天的守护神。”

看着直播间里小辉的侧脸和笑容,凡子脑子里的遐想又回来了。

手残重要吗?
不重要。

几天后凡哥的直播间多了一个小辉。
直播间刷了一片喜闻乐见和早生贵子。
但总有人提出,“小辉的声音真的很耳熟,到底在哪里听过呢?”

几个细心的网友发现这个小辉的声音和隔壁网站的一位实况up主很像。
那位也是以恐怖游戏解说为主,前几天刚发布了《魔王城的两位勇士》的攻略。

END

纪念下我打游戏的时候,我队友对我绵延不绝的爱。
就算我
按不出技能,打不到敌方,听不见指挥,看不见自己,找不到队友,
他们依然没有放弃我。

内蒙人的特殊技能————
烤羊肉串

【卜岳】屋子里的另一个人2


接1

老岳指了指后面的人,问
“你们也看得见吗?”

这一问吓了人一跳,凡子最先反应过来,

“哥哥哥哥,你知道那玩意儿??”

“二重身,有点难解释,就是另一个我。一般只有本人才能看见,它会一直在本体身后,监视,观察,甚至模仿你的一举一动.....”

“老岳,虽然不想打断你,但是那个东西靠近了。”
洋洋大概是鼓起了一生的勇气,指向了走廊。
走廊里的岳明辉已经探出了所有的身体,面无表情地往前挪动。

“对对对,你们越在意它,它就越靠近。离得太近容易发生一些不好的事,二重身甚至会杀死本体,但是二十多年来,它一直没有什么行动。”

老岳宽慰了弟弟们几句,看起来十分无所谓。
在端起餐盘后,却变得面目严肃,郑重地说,
“你们如果越来越分不清我们两个,二重身就会彻底成形。到时候就麻烦了,千万别乱了。”

“不对啊,它这个半截半截的,我们能认错??”

“如果它站在在门边呢?侧着和你说话呢?还有,凡子,它已经盯上你了。

“没事,你晚上和我睡,我抱着你呢。”

说罢,老岳拍了拍凡子的肩膀后离开了。

三个弟弟面面相觑,走廊里的人已经不见了,但是没有人想动弹。

“既然岳叔这么说,我们以后尽量无视吧。”
弟弟松了一口气,这几天着实被吓的够呛。

“不对,不太对劲,我感觉总有哪里不太对劲。”
出乎意料的是凡子的反应,皱着眉,心事重重。
弟弟刚想嘲笑大凡哥的胆小,转头看见洋哥脸色也不太好。

“凡子,你这几天和老岳躺在一起有啥奇怪的事没?”

“什么意思?”

“我刚才看见,老岳拿筷子用的是左手。”

“......”
“......”
“老岳不是左撇子吧。”

洋洋说完一瞬间,这几天的不和谐从凡子脑子里全部涌了出来。

老岳这几天不仅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和耳钉在哪里,就连平时最喜欢的球鞋也扔掉了三双。

前几天半夜,他发现老岳侧躺的时候,在睁着一只眼看他,当时迷迷糊糊之间也没多想,全当自己在做梦。

这些不和谐联系到所谓的二重身上,凡子越发焦躁不安,
自己的确太过粗心,自家爱人的习惯和行为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洋洋的话再一次打断凡子的思路,生生吓起三个人的白毛汗,

“我想知道,刚和我们说话的那个人是老岳吗?”

“二重身是不是已经替代了原来的人。”

TBC


再次试图吓人,
嘤唧。




【卜岳】家庭和睦的秘诀

是这样的
凡子有个秘密。

每隔一段固定时间,他会去网吧玩一晚上游戏。
其实主要是去打人。

无论是开什么游戏,都是暴躁中带着几丝疯狂,疯狂中透漏着一些神秘。
其实就是神经病般的去打人。

哪怕是斗地主,都要先炸死自己的队友。

更别提竞技性强的吃鸡,上场就能从背后干掉自己的队友,逼的其他人跑毒圈自杀。

有一次为了三级头,卜凡凡开车追杀一个小伙子追了一晚上。
直到凌晨小伙子终于下线了,下线前哭着喊。
“老子他妈抢你老婆了?”


久而久之,大家都发现了这么一个传奇的蛇精病,定时定点上线揍人。
还他妈是疯起来连队友都杀。


吃鸡群里的大家苦不堪言,天天疑神疑鬼,一度被逼到找大师做法,怀疑这是吃鸡灵异事件。

其实事件的起因是凡子和老岳之间的相处模式。


卜凡凡是标准的青岛男人,耙耳朵。
坚信爱人说的都是对的,爱人做的都是好的这一理念,又因为年纪小,在经验丰富的老狐狸面前难免招架不住,时常被岳明辉怼到结巴。

每天都可以听到这一类对话,
“凡子,你是不是半夜又起来偷吃东西了。”
“哥哥,你你你你别瞎说啊。”
“哟,还结巴上了,诈你一下就心虚了?”
“我我我我我没有!”

老岳也格外喜欢欺负自家小男朋友,尤其是看到凡子圆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撅着嘴不说话,那一副想生气又不敢的表情,他能半夜笑醒。

但是时间长了,观音都能憋出点火来。

这就是凡子的秘密,他隔三差五就要去发泄下自己的火气。
在游戏里揍一晚上的队友和敌方后,神清气爽地回去继续被欺负。
不得不说,这算得上耙耳朵中的翘楚。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围观着一切的洋洋为了游戏小团体的和谐,每天在吃鸡群里实时播报,

“那神经病又被他家那口子给气受了!!!大家今天千万别上线!!”



“喔!!!!!”
“好!!!!!”


END

群里的大家问
“你说那位大哥他们家那口子是不是故意的啊。”
“你说他们家那口子是不是也有点病啊。”

是故意的,有病。
洋洋喜悦地说。

其实我在文章形式上进行了各种尝试,比如虐文和灵异等等
然后我统计了数据,甚至做了个表。
最后发现了,我可能在骂人文学这方面比较突出。
我早就看透了你们!!
你们好好想想,你们真的是爱我?

【洋岳】同人文是我给你的情书

是这样的
大洋哥是一家网站的同人文写手,洋岳那种。

最近开了新的连载,常常因为剧情太甜和骚话太多,被大家认为是取材于生活。
文中的洋洋花式和老岳谈恋爱,
但是现实中目前仍是单身。

李振洋手机备忘录收集了无数情话和恋爱小故事,很不幸地被老岳看见了。
......这是准备写情书?

新连载过于受欢迎,为了再吸引一波读者,洋洋已经连着三个星期深更半夜出门抽烟想剧情。
老岳吃瓜路过看见洋洋萧瑟的背影升起一丝同情。
.....这是情书写失败了?

三个星期的折磨终于带来了灵感,半夜李振洋在电脑前敲起键盘来是虎虎生风,
感人之处甚至激动地落泪。

“他爱你啊啊啊呜呜呜呜呜.....”
“嘤嘤嘤嘤他只是不敢说出口啊啊啊啊.....”

边哭边说,抽空还打了个哭嗝。
好不容易情绪稳定,偏偏又卡文了,不得不抽抽嗒嗒地写了个TBC准备睡觉。

而同人文主角岳明辉在门口看完了全程,
现在写情书都这么真情实感吗??

为了弟弟的身心教育,老岳决定来一场正式的谈心,亲自教教如何写一封完美的情书。

在阳台抓到洋洋后,开口就是,
“洋洋啊,这种事情(写情书)急不得。”


“哥,不瞒你说,我不知道如何把自己的感情融入到文字中,让对方(读者)理解。”


“这种事啊,是因为你没有代入感,你不知道他想要的真正的爱人是什么样的。”

“代入感啊。”

“你要把他当作你自己的爱人来对待。”

.....

兄弟二人彻夜未眠,在暴风雨中拉手相拥。
尽管是跨服聊天,但仍然架起了沟通的桥梁,令人动容。

可能是谈心深入了灵魂,洋洋将老岳引为知己并且高调告白,没想到的是老岳也有着同样的心思。
二人没有一丝波澜地在一起了。


而最近同人写手洋哥的连载文有新的进展了。

文中的二人终于互相吐露心声,谈起了恋爱。
而这一切的灵感都来源于,洋哥的现实生活。

同人文里洋洋和岳岳仍然在花式谈恋爱,现实里的李振洋今天准备和男朋友岳明辉出门约会了。



END

岳:我就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根本不是爱我,是为了写你的同人文!